第十一章 毒发

小说: 医妃惊鸿 作者: 川河暮色 字数:2185

  清晨,沈府里一早便已忙的不可开交,今日便是沈夫人出殡之日了,沈府内外白绫高挂。

  铜锣声响起,沈欤若着了一身白衣领着沈府众人齐跪于棺木前。

  “起棺。”一声高呼,十数人抬起棺木,哀乐声震得林鸟纷飞,随着棺木远去,纸钱漫天,哭声一片……

  “娘亲,一路走好。”沈欤若跪在地上,哭得伤心,从今往后她便没有家了。

  “小姐。”芸儿忙将人扶着。

  君晹城从暗牢回来后便施展轻功来了沈府,远远地站在树后看着沈欤若,想起九岁那年母妃逝世……

  “殿下。”北风随后到达。

  “处理掉了吗?”

  “已处置妥当。”

  那日林中带回来的黑衣人莫名毒发身亡,所中之毒其中便有骨毒相似成分,北风已传信楚浔殇让他从玄灵山赶来东焱。

  君晹城快步走向沈欤若,北风随即跟上。

  “小姐,你快看,殿下来了。”芸儿一抬眼便看见君晹城走了过来。

  沈欤若随着芸儿望去,君晹城一身黑衣走了过来。

  “参见殿下。”走到近前,众人齐齐行礼。

  “免礼。”君晹城看向沈欤若,随即看向别处。

  “还以为晹王不会来了。”“看来这晹王妃并不受宠啊。”“这葬礼快结束了,人才来。”众人小声议论着,话说的未免难听。

  沈欤若并没有什么反应,她无心顾及这些,事实上也是如此,他们本来就有名无实,领着芸儿准备回去府内。

  君暘城上前,伸过手拉着她。

  这个动作,不仅沈欤若,北风都惊了,什么情况,这么多年来,他头一次见殿下这样。

  沈欤若抬头一脸讶意看向君晹城,可惜君晹城看都没看她一眼,径直拉着她便走了回去。

  独留众人在后面看戏。

  又近梨花开得好的时节了,楚浔殇在木屋前闲坐,沏了一壶上好的茶,在躺椅上看这日升月落,他已呆在这十数年了,门前的鸢尾开了又谢……

  信鸽停在了笼架上,楚浔殇上从飞鸽上取下竹筒,抽出一张字条,“骨毒再现,速来东焱。”

  “看来本公子应该出去走走了。”一身青衣,伸了伸懒腰,锦扇轻晃……

  虽说君晹城让配制解药他暂无头绪,这骨毒的名字还是他取的呢,从暗卫送来的衣物和毒血中提取了君晹城所中之毒,在白鼠身上做了试验,毒性从经脉蔓延,致全身骨节溃烂。

  楚浔殇带上了提取出来的毒液,即刻起程从玄灵山赶往东焱,毒发日期可能要到了,不知道君暘城能否挺过这劫,他还挺不舍他这里的鸢尾花呢。

  君暘城拉着沈欤若一路走进了沈府,今日沈府吊唁,阮妤兮也来了,看着君晹城拉着沈欤若,心里怨恨,晹王妃凭什么不是她,明明她处处不比沈欤若差。

  说来也可笑,那么多年姐妹情分却也比不上一段爱慕与嫉妒。

  “这几日,谢谢殿下。”进了府内,沈欤若不动声色地挣开了君晹城的手,她很感激他的帮助。

  “无妨。”君晹城快速收回抽空的手,淡淡开了口,径直向沈府后院走去。

  “你去哪?”沈欤若一脸疑惑看着君晹城。

  “来也来了,去看看,上次来的匆忙都没来得及看看沈府。”君晹城边回答边进去了,沈欤若愣了一下,想着还是去看看,这里毕竟是她家,她能带路。

  穿过回廊,四处挂着白绫,正值梨花开得大好的时节,院中落花纷飞。

  许久后君晹城听芸儿说,她家小姐最是喜爱梨花,住处里更是种了许多。

  君晹城停在了廊上,看着眼前的景,梨花开着,白茫茫的一片,与绿湖相映甚是好看,轻轻开了口,“母妃在世时也尤爱梨花素净雅致。”

  沈欤若往左边进去,四处不见君晹城,又折到右边,才看见人在廊上站着,正走过去,只见君晹城按住胸口,猛地扶在廊上,急忙跑过去。

  “殿下,你没事吧?”扶着君晹城,只见面色泛白,在忍受着疼痛。

  沈欤若见状,想起那天晚上她给他诊过脉,他中了一种奇怪的毒,看来是毒性又发作了,而且比上次更严重了。

  “无妨。”君暘城冷冷开了口,转身欲离开,最近毒性发作越来越频繁,疼痛越来越剧烈。

  “不行,必须要治疗了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沈欤若忙拉住人。

  “回去王府。”她的医书备用的药草全都在出嫁的时候搬到王府了,沈府中现在能用的药太少了。

  君晹城眉间紧皱,只怕这次他真的难逃一劫了,动用了十数毒医,解药都只能延缓毒性,却不能彻底解毒。

  沈欤若拉着人便准备向外走,君晹城猛地拉住她。

  “你干什么?”沈欤若正着急呢,爹爹娘亲已经离她而去了,要是君晹城也死了,她怎么办。

  “外面有眼线。”毒性有些减退,君晹城缓缓开口。

  沈欤若恍然明白,对啊,君晹城肯定有不少仇家,要是被别人知道他中了毒,恐怕更危险。

  “那怎么办?”沈欤若一脸无措。

  伸手搂住沈欤若的腰,快速施展轻功,君晹城顾不上那么多了,眼下要先回王府,若是让君昀寒知道,指不定惹出多少麻烦来,他是魔族的事,绝不能让其他人知道。

  “你,你这样会让毒性蔓延加快。”沈欤若猛的看向君晹城。

  “别动。”君晹城已经有些撑不住了,声音暗哑。

  沈欤若立刻安静不敢动了,万一君晹城撑不住,一松手,死的先是她。

  一路上沈欤若都提心吊胆的,直到君晹城把她稳稳地放在院中。

  心才落地,还没缓过来,君晹城猛地跪地,吐出一口鲜血。

  “君晹城。”沈欤若急了。

  右珩即刻出现,和沈欤若一起将人扶回房。

  君晹城躺在床上,全身上下有如虫卵蚀骨般疼痛,眉间紧皱,虚汗从额头上不断流下,看来刚刚动用内力,逼得毒性已经迅速蔓延开了。

  沈欤若把手搭在君晹城腕上诊脉,一脸焦急。

  脉象微弱而无力,好在还有,三日之内一定要研制出解药。

  “王妃,药。”右珩急忙去书房取了抑制骨毒毒性的药回来。

  沈欤若接过药,忙倒在手心喂君晹城吃下,疼痛未减轻,但人逐渐昏睡了过去。

  沈欤若死死地拉着君晹城的手,她真的不能接受再失去谁了。

  “君晹城,我可不想挂着晹王妃的名号,孤独终老在这里,你一定要挺住。”沈欤若说着眼泪止不住的掉,打落在君晹城手上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